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家庭主妇偷情‧自白记全集

时间:2018-06-14
一个社区就像大染缸,交友不小心就会陷下去。小梅是个乖巧的标準家庭主妇,结婚十几年,育有两个小孩,身材保养得很好,有成熟女人韵味,在家长期无聊,为了帮助家计,就在社区附近找一份工作,是自助式洗衣店,在那里认识了一位推拿师,叫小江(刚离婚没多久),因为工作关係身体酸痛,小江邀请小梅到他家做推拿,小梅不疑有它就到了他家。
刚开始只是做脚底按摩,或穿着衣服推拿,久了彼此熟悉后,心里提防自然放鬆。小江建议小梅做油压,这样容易推也舒服,小梅不疑有它,顺着他意将衣服脱掉做油压推拿。
小梅第一次脱光躺在别的男人面前,有点不好意思,但在小江劝说下,便放鬆心情好好享受。没想到他心存不轨,利用推拿故意碰触小梅的奶子,小梅双手自然地平放床边,小江来回走动,隔着裤子用老二碰触小梅的手。
小江看小梅没反对,就低下头亲小梅樱唇,说:「妳今天好漂亮,身材保养得很好。」小梅「嗯」一声说:「少来,你们男人都是色鬼,嘴巴甜。」
小江看小梅态度还好,没有特别反感,就说:「小姐,我要按摩小腿了,怕会弄髒妳的小裤子,可以脱掉吗?」小梅说:「有需要就脱掉好了。」于是翘起屁股让小江顺利脱下身上唯一的遮羞布。
小江拿起微温的按摩油倒在小梅的小腹上,双手平均地往身体推拿,从脖子开始往下推,经过乳房、腹部,再到大腿,来回走动,小梅不经意地发出轻吟:「喔……喔……」每次他推向小梅下面的时候,小梅都感觉很兴奋,期待他能继续再往下一点,最好能够接触到阴部。
渐渐地,小梅不吭声了,默默地享受按摩刺激,而每次推的时候,小江的手都好像故意往阴部推进一些,似乎在引诱小梅的性慾。
一会儿后,小江双手停在小梅的乳房上,用手指拨弄小梅的乳头,这是一个很刺激的动作。他问:「很舒服吧?」小梅只说:「嗯……」于是小江继续爱抚小梅的乳头,小梅闭上眼睛呻吟起来:「喔……喔……」
小江继续用一手缓缓地在小梅的乳房上按摩,另一只手往小腹游走,在阴毛上轻转,小梅这时候已经有了快感,下身微微挺了起来。小江忽然用中指插入小梅的淫穴,小梅「嗯」一声说:「轻点……」小江看她没反对,就在淫穴里出入戳插,小梅的呻吟声「喔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不停淫叫。
小江看时机成熟,就在小梅欲罢不能时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拉小梅的手去摸他的老二,小梅惊叫一声:「哇……真是又大又长!比我老公的还大,又硬。」不禁转头望着他高挺的阳具,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来。
小江说:「想要吗?」就将老二往小梅的小嘴送。第一次吸别人的男根,小梅觉得很刺激,小江看小梅吸得很专心,就打蛇随棍上的低头问小梅:「小姐,可以再进一步吗?」小梅说:「你想干嘛?」小江说:「我想安慰妳。」小梅答道:「人家衣服都脱光了,不该摸的地方你都摸了,你想做什么都谁你便吧!」
小江听小梅这样说,就上床用身体将小梅压着,提着阳具抵在小梅阴部前旋转,故意逗她,却不急于插入。小梅受不了诱惑,轻吟着:「公,不要玩我了,快点插进来……」小江说:「那么小姐妳跟着我讲,『拜託干我,我爱你干』,这样我会更加兴奋。」
小梅说:「不要再逗我了,鸡掰好痒……快点插进来干我吧!小江,我爱你『干』。」听完小梅说的话,小江马上将小梅双腿分开,握住阳具往小梅淫穴就插进去,小梅「喔」的一声:「再进去一点……鸡掰好痒,不要再折磨我,插进来,干我……亲哥哥,干我……」
小江感觉小梅的鸡掰好湿,淫水已经滴到床上,插起来很顺,一插到底,于是大力插了几下。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小江干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」小梅舒服得浪叫连连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大力一点……」真的浪翻了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小梅用手抱着小江的腰,让小江更好插,下下都直插到底。几十下后小梅忽然高叫着:「喔……喔……我要丢了……」听到她的淫叫声,小江更用力往前一顶,说:「干死妳!干死妳!干死妳这个蕩妇……」一时姦淫声不断。
「喔……嗯……干我……小江……我要丢了……不要停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啊……」小梅高潮了,鸡掰紧紧咬住小江的老二,小江受不了刺激,用尽全力往前大插几下,一股浓精就往小梅花心冲。
烫热的浓精浇得小梅大叫:「喔……喔……好爽啊……干得我好爽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我要上天了……太爽了……你干得我好爽……」颤抖着又洩一次身。
激情过后,小梅抱着小江说:「你好强喔!我结婚后第一次嚐到这么满意的高潮,原来偷情这样刺激!」(当人妻第一次偷嚐禁果)
小江深吻着小梅说:「有爽吗?以后常来。有好朋友记得带来光顾喔!」小梅说:「好,我会常来的。今天的事不可以说出去喔!」
往后就这样偷偷摸摸的玩了一个多月,小梅一有空就到小江那里帮忙打工。也合该有事,小梅有一位姐妹淘叫小妮,最近看不到小梅,就打电话给她,问她最近在忙什么,小梅说:「我在朋友处帮忙,有空吗?来看看。这里是中医师,专做脚底按摩,我给妳地址,妳过来。」
(二)损友
小妮按照地址来到楼下,按门铃,小梅看到小妮,很高兴的说:「进来坐,以后没事就到这里找我。」又神秘的说:「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帮忙打工,我洗衣店工作辞职了。」
小妮说:「好。妳这里在做什么呢?」小梅说:「这里在做脚底按摩,一个月三万元,工作比洗衣店轻鬆,薪水又多。这里还有做推拿,收费很便宜,脚底按摩二百元,推拿或全身油压才五百元,妳要试看看吗?」
小妮犹豫着说:「不要,我先看看,改天好了。」
小江从里面出来说:「妳朋友找妳呀,体验一下,改日不如撞日,我现在没客人,都来了,就今天。」
小妮说:「我没準备,还是改天吧!」
小江说:「那今天小梅先帮妳做脚底按摩,有空再来做推拿。」
小妮走后,小江问小梅,是哪家人妻长得这么标緻?小梅心想:『喔!心动了,不怀好意!』答道:「她叫妮妮,我们都叫她小妮。跟你讲,有我在,你不要想动歪脑筋,她有老公,她老公很兇,又是我好朋友。」
小江说:「人妻才好有韵味,妳不是怕她讲出去,妳在这里工作,何况早晚她也会发现我们的关係。妳不是一直想出国玩吗?帮我弄到手,我带妳出国,再加薪五千元。」
小梅心想:『你真的很想吗?』就说:「我来想办法。她叫床声很好听。」
小江说:「妳怎么知道?」
小梅说:「她家我常去。他们住透天屋,有一天,我去找她,门没关,我推门进去,听到叫床声,刚好跟她老公在做爱,被她老公干得很爽,淫蕩的叫床声『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』叫,还会拉长音,真是销魂,害我内裤湿了一大片。不好意思打断他们做爱,我只好轻声关好门离开。」
小梅有意钓小江,故意说出上面这一段,然后又说:「我打电话给她,你说的话不能黄牛,先给我五千元,我要去找她吃饭,再唱歌,联络感情,你先养精蓄锐等我好消息。」
隔日小妮来找小梅,小妮说:「只要做脚底按摩,不要做推拿,这样会花很多钱。」
小梅说:「这次我请客,妳放心。」拉着小妮就坐在椅子上,拿了一盆热水要小妮双脚放入,先热脚。
小江走到小妮后面,双手按在小妮肩膀上,边轻轻按边说:「我先帮妳放鬆筋骨,等小梅做完脚底,我再帮妳做推拿。」
一回儿小梅做完脚底按摩,就推着小妮往房间走,边走边说:「进去不要不好意思,很舒服的,好好享受。妳放心,我会在旁边陪妳。」
小妮不好意思进去,小江早就在房内等她,看见小妮就说:「躺下来。哪里比较不舒适?」
小妮说:「肩膀硬,大腿酸,腰常常酸痛。」
小江说:「好,妳趴下。小梅妳去拿热毛巾,先热敷,最好将衣服脱掉,才不会弄湿。」
小梅在一旁说:「没关係,我拿一条大毛巾给妳盖。」
小妮不好意思,打开两颗钮扣,将上衣往下拉,露出肩膀,小梅拿来热毛巾盖在小妮肩上,小江双手按在小妮肩上轻轻推、轻轻按:「会痛要说。」
小妮说:「还好~~」说完就闭着眼睛正享受着。
小梅拉过小江的手往外走,到外面好像在商量什么,只听到:「你真的想要吗?」
过了一回儿,两个人回来,小梅问:「小妮要做油压吗?很舒服,又对皮肤有帮助。」女人天生爱美,小梅看她在犹豫,就说:「好啦!我皮肤光亮,就是常做油压,有我在,妳放心。」
小妮就在小梅推动下,脱下衣服,最后也在小梅说服下,将胸罩也脱掉。小妮羞得双手抱胸,遮住酥奶,脸红红不知道该做什么,小江看了小妮羞答答,更性趣勃勃的说:「小姐妳躺下来,双手移开,我要做油压。」
小梅听后过来,帮小妮将双手拉下,平放在床上。高挺的酥奶,让小江直流口水,小妮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好将头转到旁边,随他们。
小江拿起油脂往小妮胸上倒,故意倒在酥奶上,双手自然往酥奶戳,慢慢轻移。隔着裤子,阳具高昂,小江不怀好意,故意用阳具顶住小妮的头来回移动,小妮一时呆住不知如何是好。
小梅走到小妮旁边说:「姐姐,舒服吗?可以再进一步,妳会更舒服……」说着,双手却没停,就帮小江脱下裤子,露出坚挺的阳具,小江就把小妮的头按住,将阳具往小妮小嘴送,小妮只能「喔……喔……」的叫着。
小江想更进一步强行插入樱唇,小妮惊叫说:「你们想干吗?」
二人配合无间,小江双手按住小妮胸部,不让她乱动,小梅绕到小妮身边,伸手脱下小妮的裤子,小妮伸手要拉已经来不急,裤子就这样让小梅脱下。
小妮惊叫:「你们要干什么?」
「姐妳放心,做油压会弄到裤子,我怕妳回去不方便,所以将它脱了。」小梅说着手没停,又脱下小妮的内裤,小妮无奈用双手遮住淫穴。这下可好,小妮一丝不挂,任由这对狗男女摆布了。
小江的阳具继续在小妮嘴内进出,小梅则用舌头轻舔小妮阴核,一只手指插入阴部轻抠。小妮轻扭身体,口里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叫,淫水不听话的直往下流。
小江看时机成熟,叫小梅按住小妮,他趴到小妮身上,握住阳具就想插入,无奈小妮身体不停摇动,让他无法插入。小妮口里直叫:「不可以进去,我有老公,这样不行!」
小梅说:「姐姐,妳安心享受,妳老公我会处理,妳放心。」
小妮惊叫说:「妳不要告诉我老公今天的事,他会打死我。」
小梅说:「好,妳给他干,我就不告诉妳老公。」
小妮没想到小梅会出卖她,只好无奈地随得他们。
小江看小妮不再反对,伸手往淫穴摸,喔~~标準蕩妇,都湿成这样,淫水顺着屁股滴到床上,心想:『还装高尚,看我今天好好干妳,干死妳这蕩妇。』
小妮淫穴被他们弄得奇痒无比,只好说:「小梅妳出去,妳在旁边看,我会不习惯。」
小梅只好说:「那姐姐妳安心享受吧,我出去。」
小江看小梅出去,握着阳具就往鸡掰插,插得小妮「喔……喔……」直叫,起先还会不好意思,后来干爽了,小妮便淫蕩大叫:「嗯……嗯……干我!快点干……」小江也不客气地用力干。
小妮「喔喔」大叫:「我要丢了……喔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快!大力干我……我爱你干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原来偷情这样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」
第一次让别人的男根插入,就像第一次让老公干,真是刺激,小妮不停地淫叫:「不要停……用力插……呀……呀……插死我……快一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第一次偷情太刺激了……」
小梅不知道何时又偷偷进来了,看着小江干小妮,看着小江的阳具不停在小妮的鸡掰中进出,看得心神蕩漾。第一次看现场干人妻,而且双方又是好朋友,真是刺激!
小梅双手握住小妮一对酥奶,低下身,小嘴贴在耳边说:「姐姐,被干有爽吗?」
小妮不管她,口里直叫:「喔……喔……好爽啊……用力干我……我要上天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干我……快点干……用力干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要丢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小梅这时候说:「他的阳具大又长,又持久,妳看干了三十分钟还没丢。」
小梅过来摸小妮淫穴被阳具插入的交合处,增加刺激点,淫蕩地抱住小江的头做深情热吻,舌头伸入对方嘴里互吞口水。小江受不了刺激,快速大插几下,「喔」一声:「我要射了,我要射进小妮的鸡掰里!」
此时小梅说:「给我~~」张开小嘴要接,可是来不及了,小江以龟头用力顶住小妮的花心,一股浓精往小妮花心直沖。
小妮:「呀……呀……我上天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又丢了……」
小梅在旁边吵着「要」,说:「看得很难受,鸡掰痒,想要男根插入,叫你给我又不给,干小妮爽就给她!」伸手握住小江的阳具,伸出舌头就舔含有精水和淫水的阳具。
小江说:「等一下,让我回复元气后再来侍候妳。」
这时小妮起身穿衣服,不好意思的看看小梅,翘着小嘴说:「都是妳害我失身,看我以后怎么做人?被我老公知道就惨了!」
小梅说:「妳放心,我会处理,顶多给他,我不怕,反正我也知道他哈我,妳不是常说妳老公想干我吗?」
小妮说:「那是跟妳开玩笑,都是妳在我老公面前卖弄风骚,他说干妳一定很爽。」
也不管小江什么时候离开,两个姐妹只顾互相消遣。
(三)诱惑
小江自从「干」小妮以后,因为小妮淫穴小、阴道又短、容易高潮、干起来爽(日本人称为名器),小江爱不释手,「干炮」都找小妮,自然忽略了小梅。淫蕩小梅失去宠爱,只有另求发展,玩更高一层,吊小江胃口。
这种关係维持了一段时间,小妮享受了偷情性爱后欲罢不能,没事就往这里跑。又有一日,小江刚好不在,小妮在外面帮忙,听到里面有异声,仔细听是做爱呻吟,回头看小梅不在,会到哪里去呢?声音是从这房间传出,就轻轻往房内走去。
推拿室的门没关,留了一点门缝,声音是从这房间传出的: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小妮好奇探头看,惊吓得用手掩住小嘴,看到小梅全裸躺在床上,一个陌生男人把阳具插入小梅体内,正做着活塞动作,看来是在「干」她,仔细看是小吴(小吴有跟小妮唱歌过,所以认识他)。
『难道小梅偷情的事,小吴也知道?还一起「干」小梅。』小妮心想。
只见小梅双脚微弯,侧头含住小江的阳具,口里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直叫爽。(这屋子有后门,他们是从后门进来,所以小妮没看到。)
小妮一时吓呆了,进也不是,想退又在好奇心驱使她继续往下看:『难道说这就是3P吗?这种景像只能在A片里看到,没想到今天会亲眼目睹。』
只听小梅叫道:「喔……喔……公……用力干……好爽……我要丢了……」一回儿小梅又下床,翘起屁股让小江从后面插入,小吴抱住小梅的头、小梅抱住他的腰,阳具插在小梅小嘴里进进出出。小江双手抱住小梅的腰用力向前挺进,小梅很享受似的口里不断淫叫:「嗯……嗯……叫……公……太爽了……我要你们这样天天干我……」(好像故意表演给小妮看)
小妮心想:『小梅也太离谱了,两个人「干」她,她一点也不会生气,还跟别人玩得那样高兴!』
小妮伸手往内裤探,有点湿,一手自然摸往酥奶,淫穴奇痒,心想:『还是不要看下去,免得有麻烦。』既然不想再看下去,就到客厅看电视,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。
老婆跟我共用一部电脑,有一晚我上网,桌面显示有一封来信,我用老婆的密码进入,打开看,内容如下:「那一晚,谢谢小梅安排,我才能认识妳。妳唱歌很好听,希望有空再好好聊。——小吴寄。」里面还有一张照片,是性爱照,小梅躺在床上,一个人干她,另一个人把阳具插在她小嘴里,仔细看就是那天的照片,应该还有一个人拍照,是谁呢?
我用最快速度拷贝到随身碟,再进入其它网闲逛。小梅我认识,常来我家,那两个人是谁,我不认识,又不敢问老婆他们关係是如何。小梅常来电,一聊就是半个钟头。
有一天下午,小梅又来电,只听老婆说:「嗯……好……我知道,差不多三十分钟会到。」挂完电话,老婆说:「公,我跟小梅出去,晚饭给你準备好了,放在桌上。」我问:「妳不吃吗?」老婆说:「你先吃,我晚点回来。」
老婆很快换好衣服就出门,我来不急反应,只能说:「没事早点回家。」
趁老婆不在,我又进入电脑,进入老婆信件,里面有几封没删,我好奇打开看,一封是小梅寄的,内容如下:「那天唱歌,小吴很仰慕妳,想跟妳再进一步,不知道妳意思怎样?如果有意思,我会来安排。」
我心想:『她们在干吗?难道有事瞒着我?』
老婆出门后没多久,小梅来找她,我说:「她不是跟妳出去吗?」小梅说:「没有呀!我刚从家里过来。」我说:「那妳先进来坐坐吧,小妮应该很快就回来。」
小梅今天穿着一件衬衫,两个扣子没扣,故意露出双奶;一件迷你裙,短到能够看到内裤,我偷看是白色的,透明滚雷丝边,很好看很诱人。
我说:「小梅妳今天穿得这么漂亮,要到哪里吊凯子?」
小梅说:「吊你,只吊你就够了,还想吊谁呢?」正说着还故意拉下短裙,害我老二直往上翘,顶得阳具很难受。
小梅故意往我身体靠,隔着裤子一只手摸我高涨的阳具,小梅说:「大哥,小妮不在,你不会想吗?不如趁她不在,我们……」我说:「想归想,但老婆回来不好看。」小梅不管我反应,一手拉开我裤子,我来不急阻止,她已掏出阳具低头就吸。
吸了一会儿,小梅抬头淫蕩地看着我说:「大哥,你的阳具这么大,插入小妮里面,她怎样受得了?」我说:「还好吧,妳想试试吗?」小梅说:「你的阳具好雄壮、好粗长喔!我想……要。」
我也不客气,一手绕过背戳她奶,一手摸她淫穴处,轻扣淫穴,喔!已经湿了。小梅媚眼抬头看着我说:「我们到床上,不要在客厅。」慾火高涨的我被精虫冲昏了头,哪管她,就将小梅压在沙发上,拉高裙子、扯下内裤,握住高昂的阳具就往小梅淫穴插,很湿,一竿到底,插得小梅「喔喔」叫:「大哥轻一点,会痛……」
我没管她反应,继续戳插,插得小梅大叫说:「大哥,你的阳具好大……好涨……轻一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后来爽了,就「喔喔喔、呀呀呀」的大喊着:「快一点!我受不了!我要丢了……鸡掰好痒……快干我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亲哥哥……」
说实在的,我也怕老婆随时会回来,当然尽情插、尽情干,干得小梅不停大叫:「不……不要停……干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要上天了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快干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再快点……我要又丢了……」
我没停地一连干了三百余下,又听到小梅狂叫,双重刺激下,我忍不住也快丢了,于是猛插几下就射了,全射进小梅的淫穴里。
激情过后,我再问小梅:「我老婆会去哪里呢?」小梅欲言又止抱着我说:「你老婆应该去了做推拿,我常听她说腰酸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,她应该会在那里。」我说:「好,我们走。」
我就穿好衣服,跟小梅到一家中医诊所,是在二楼。小梅掏出钥匙打开门,我问:「妳怎会有这的钥匙?」她没答,只说:「轻一点,小妮应该在里面。」我跟着她脚步放轻,一步一步往房内走,呻吟声从里面传来,我的反应是里面正在做爱。
(四)真情
我问小梅:「谁在里面?」小梅说:「你看就知道。」越往内走,呻吟声越清楚,声音有点熟,但不敢确定,只得跟小梅往另一个房间走。入内空无一人,只有一张床,但是呻吟声应该在隔壁。
小梅说:「你不能激动,我才让你看。」我说:「看看又没关係。」听声音判断,里面应该干得很激烈,我很好奇更想看,小梅说不放心我,怕我太激动,就提议道:「我们先来做爱。」正说着就帮我脱下裤子,用舌尖一直舔,从胸部舔到小腹,然后低头吸着我的阳具,吸得我慾火高涨。
隔壁不断传来做爱的呻吟声:「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公……我要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又丢了……」听得我既难受又想要做爱。小梅自动脱下衣服,躺在床上说:「大哥来干我。」
隔壁传来阵阵呻吟声: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让我好奇想看,我问小梅:「隔壁要怎样才看得到?」小梅说:「大哥来干我,干爽我就让你看。」我说:「光听隔壁的做爱声音就很爽,不用干。」
小梅说:「大哥快来!我鸡掰很痒,用你的大阳具插我、干死我!」我想小梅发浪了,于是无奈地爬上床,握住高昂的阳具插入鸡掰,干着小梅。一边干,我心里一边想着隔壁是谁在做爱,让我心不在焉,干没几下就起身,说:「看着别人做爱才刺激,做起爱来才爽,我一面看,一面干妳才爽。」
小梅起身,不放心地说:「只能看,不能出声、不能生气才让你看。」我答道:「好,我们都脱光光,也是在做爱,我还怕他们看见么?」
小梅这时才放心,移动一幅壁画,露出一个小洞,这时声音传来更清楚,我差点惊叫,太熟悉的声音,太熟悉的叫床声,原来是我老婆小妮!
小梅看我的反应又不放心,一手握住我老二,免得我太冲动。我探头往里面看,真的是我老婆小妮,一个男人压在她身上,阳具插入淫穴里做着上下运动,这个男人每往下插一下,我老婆就「喔……」的叫一声,互相辉映,看得我慾火高涨、怒气沖天。
这一幕我看在眼里,这样的刺激感令我更加激动,心里想:『怎么会这样?难怪小梅会自动送上门,又带我来看活春宫,主角竟然是我老婆,她安的是什么心?』
春色弥漫了整个房间,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老婆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,人妻偷情还要玩3P,让两个男人一起干她!只见一个人亲吻着她,双手握住豪奶戳弄;另一个正用力地干她,阳具不停抽插着她的淫穴。
我老婆一定没想到,小梅居然出卖了她,带我来看她偷情。不知情的小妮还尽情享受被干的快感,没料到我正看着她被小江操,看着他的阳具一次一次无情地插入小妮体内,用力操着小妮,干得汗流浃背,难怪小梅不敢让我看。
我看见自己太太和别人做爱的淫蕩样子,一边挨操,还一边用双脚紧紧缠着那个小江的身体,不停地浪叫着:「喔……喔……小江干我……用力……小妮爱你干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要丢了……小江不要停……小妮爱被你操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喔……」
老婆真的是浪到不行,一直淫蕩地狂叫,小江被刺激得用阳具更猛力地插入我太太淫穴内,进进出出不断抽送,两人的交合处冒出一股股淫滑不堪的淫水。
那种难言的刺激让我血脉贲张,使我领略了从未领略过的极乐高潮,只感到全身抽搐想射精的剧烈快感。小梅握住我的阳具套弄得更猛烈,边安慰说:「大哥不要激动。」看着心爱的太太正躺在床上让人操,哪能叫我不激动?顿时一股愤怒强压在心头。
阳具让小梅握住,并早已经放入口中轻舔,一股强烈的刺激感让我想射精,小梅看我如此,更快速地套弄起来,我双手激动地握住小梅一对奶子,一股热辣辣的腥荤精液直射往小梅脸上。
我探头再看时,已经换了另一个人在干我老婆,我问小梅:「那是谁?」小梅说:「现在是小吴在干你太太。」这时我太太更加大声地呻吟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要……小吴干我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爽……」(老婆忘情到叫出小吴的名字,看来他们真的早已有一腿,看来我的猜想是对的。)
小吴不管小妮狂叫,正用力抽插着我太太,小妮享受着鸡掰被戳插的快感,「喔……喔……呀……呀……」的大喊:「快一点!小吴……我受不了!鸡掰好痒……快干我……大力一点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」
每当小吴用力插进我太太的淫穴里时,我太太就大叫一声:「喔……喔……我又要丢了……小吴用力干我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太爽了……」我太太大喊着,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,开心满足的神态全都表现在脸上。
这时看得我慾火难耐,射完精液的阳具在小梅的吹吮下又硬起来了,小梅问我:「你要加入吗?我们一起加入玩5P好吗?」我说:「我看就好,妳想要就去吧!妳穿好衣服进去跟他们玩,但不要告诉我老婆我有来过。」(此时的我立志当忍者龟)
(这份感情我还要,我不想让这段婚姻就这样结束,我回去再问小妮,如果她坦白,我会原谅她,反正又不再生了,彼此坦承就好。这个年龄享受性爱也是应该的,再玩也没几年,何况我也早就有偷情记录。)
小梅暗然低下头说:「大哥,对不起!我们只顾自己玩乐,不管你的感受。我不知道你那么爱小妮,我不该带你来这里,看完这一幕后我跟你走,不要管他们。」